万古神帝网

周平篇(四)我等你长大

5个月前 作者: 三九音域

森然剑气无情的切割蜘蛛的躯体,几乎瞬间就将其泯灭成无数血肉碎片,迸溅在幽深山林之间。

叶梵看着那持剑从血雨中走来的少年,瞳孔微微收缩。

“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叶梵早就感知过,小周平的身上没有丝毫神墟或者禁墟的痕迹,也没有精神力存在,完全就是个普通的少年,扪心自问他也怀疑过尚叔为什么这么看重这个孩子……这少年的身上,根本没有任何成为人类中最璀璨星辰的潜质。

但眼下的这一幕,无论是那颗跳动的琉璃心脏,还是瞬杀“川”的恐怖剑气,都彻底超出了他的认知!

那颗心……究竟是什么东西?

噗通——噗通——噗通!!

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好似战鼓,在死寂的夜空下回响,在少年步履蹒跚的脚步中,那颗被暴露在空气中的琉璃心脏逐渐被血肉掩盖,

等到少年走出十步之后,心脏已经回归体内,回荡的心跳声消失无踪。

但那充斥天地的森然剑气,依旧自少年的掌间倾泻而出!

“谁在那?”

小周平双眼紧闭,猩红鲜血从眼眶中流淌,他警惕的面对叶梵的方向,握剑的手指苍白颤动。

叶梵感受到迎面而来的凌厉剑气,神情微动,虽然这剑气对他而言几乎没有威胁,但如果这就是小周平的起点的话,那他的未来将恐怖到何等地步?

“我没有恶意。”叶梵看着他,“我是来帮你的。”

“来深山里帮我吗?”小周平握剑的手越发用力,他像是个受了无尽委屈的孩子,沉声开口,“还是说……你也是和他们一伙的?”

叶梵一怔,张嘴想说些什么,却又不知从何开始解释……

自己一路跟踪人家过来,要说没点歹意,叶梵自己都不信……但电话里尚叔又让他别干涉太多,以观察为主,现在总不能把所有目的都托盘而出吧?

算了,都这个时候了,不解释也说不过去。

纠结许久之后,叶梵深吸一口气,正欲说些什么,失去双眼的小周平脚下一个踉跄,笔直的向一块裸露好似尖刺的钢筋碎片栽去!

叶梵见此,瞳孔骤然收缩,身形好似一道金色闪电瞬间掠出!

就在小周平的脑袋即将被钢筋刺穿的瞬间,叶梵一把抓住他的肩膀,将其拉回了原地,

小周平虽然看不见,但刚才似乎也感知到了生死危险,后背顿时被冷汗浸湿。

“你的眼睛怎么回事?”叶梵看着那双鲜血淋漓的眼眸,问道。

“……被刺了。”

“多久之前?”

“大概两三分钟。”

叶梵点点头,“嗯,那还有救。”

不等小周平再开口,叶梵一只手便覆盖在后者的双眸之上,神圣的佛光顺着掌间流淌入小周平的眼眶,正欲挣扎的小周平只觉得一股暖意充斥脑海,浑身的痛苦顿时削减大半。

小周平的脸上浮现出错愕,但并没有反抗,他能感受到那佛光中没有丝毫恶意。

“你……”

小周平刚一张嘴,一口佛光就从嘴里飘出,逸散到空气中。

“别说话。”叶梵的声音从耳畔传来,“身体损伤到这个地步,竟然还活着……看来时序之眼果然没看错,你是个怪物。”

小周平一愣,虽然不懂叶梵在说些什么,但还是老老实实的闭上嘴巴。

数十秒后,叶梵缓缓放下手掌,此刻小周平满是鲜血的眼眶已经基本恢复,朦胧的微光出现在他的视野,世间的一切像是蒙上一层轻纱,模糊不清。

“眼睛我帮你治了一下,但想彻底恢复还要几天,好在治疗及时,应该不会留下后遗症。”叶梵不紧不慢的开口。

小周平惊讶的在眼前挥了挥手,确认自己真的能看到,然后抬头看向身旁,

他身旁的那个年轻男人比他高了一大截,身材匀称而结实,但无论小周平如何努力,都看不清他的五官,只能隐约感受到对方身上的凌厉与霸气。

“……谢谢你。”小周平轻声道。

“不客气。”

叶梵转头看向他,“对了,剑给我一下。”

小周平没有丝毫犹豫,便将手中的道具递给叶梵,就在长剑离手的瞬间,那凌冽的剑意也随之消散。

叶梵拿剑在手里掂了几下,发现确实就是把普通的金属道具剑,甚至都没开锋……而眼前这个少年,就是用这样一柄剑,瞬秒了一只“川”境的“神秘”?

是那只蜘蛛刺穿了他的心脏,导致禁墟觉醒么……但跟心脏有关的禁墟,叶梵从未听说过。

想到这,叶梵的脑海中再度浮现出那只赤瞳黑影的模样,他手中的这柄剑,就是从黑影那拿来的,难道对方背后那所谓的无上存在,连这一切都预知到了?

就在叶梵沉思之际,一阵窸窸窣窣声从不远处传来,他抬头看了一眼,双眸微微眯起。

他握着手中长剑,随手一抛!

嗖——!!

金属剑在半空中拖出残影,瞬间掠过数十米!

“啊啊啊!”

一阵尖叫声从前方传来,只见两道偷摸逃走的身影同时被吓的跌坐在地,一柄金属剑精准的刺在他们身前的土壤,震颤着发出嗡鸣,只差分毫便要将他们双腿斩断!

听到尖叫声,小周平的身体猛地一震。

他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,用力的眯起眼睛,能看到一男一女正哆哆嗦嗦的坐在地上,虽然看不清容貌,但小周平一眼就能认出他们。

“卖了儿子就想跑?跑哪去?”叶梵双手插兜,不紧不慢的向两人走去,冰冷的目光好似来自幽冥。

“你,你你你……你想干什么??”

原本还咄咄逼人的男人此刻彻底怂了,他们亲眼目睹了叶梵一剑把怪物钉死在山上的情景,再加上刚才拎着他们嗖的一下飞出来,就算这两人再蠢也知道叶梵不是普通人,再也看不到之前的嚣张气焰。

一旁的女人也被吓的脸色煞白,脂粉又掉了大半,看起来好似斑驳的阴阳脸。

“干什么?”叶梵冷笑一声,“都说虎毒不食子,像你们这样丧尽天良的父母,跟那边的吞心蜘蛛有什么区别?我已经杀了一只怪物,现在,当然该轮到你们了……”

叶梵缓缓拔出插在两人身前的金属剑,剑身映射森然寒芒,恐怖的杀气直接将两人吓傻了!

不知是太过恐惧,还是被杀气冲击,男人的身躯猛地一颤,一股暖流自两腿间淌出,骚臭味弥散在空气中,让叶梵忍不住皱眉。

一旁的女人更是两眼一翻,差点直接昏厥。

“大哥……不,大侠!!我知道错了,你放过我吧……是她!卖儿子都是这贱女人的主意!我是被她给洗脑了!!”

男人猛地一巴掌抽到女人的脸上,直接将差点被吓晕的女人打的回过神来,她呆呆的看着男人,张大嘴巴,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叶梵沉着脸,平静的看着这一幕,余光却始终注意着不远处的小周平。

片刻后,他突然开口:

“周平,被卖的人是你,被家暴的也是你……怎么处置他们,你说了算。”

听到这句话,疯狂求饶的男女同时一愣。

他们转过头,望向那个在废墟中独自站立的少年,少年的身上还残余着触目惊心的猩红,沉默不语。

“儿子,儿子!爸爸知道错了,爸爸真的知道错了……”

男人终于回过神来,像是抓住救命稻草般,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起,噗通一声跪倒在距离小周平十米左右的地方。

他不敢离小周平太近,毕竟刚才小周平持剑瞬杀怪物的一幕太过血腥凶残,他不理解小周平的身上发生了什么,但在社会中摸爬滚打数十年的经验告诉他,眼前的少年已经不是那个可以被他随意蹂躏的受气包贱种了。

小周平依然站在那,一言不发,曾经在男人眼中代表着弱小的被害者沉默,此刻却宛若雷鸣,震耳欲聋。

他真的怕了……

回想起自己曾经对小周平做的一切,他真的怕小周平一剑把他也劈成两半,这一刻什么男人的尊严,父亲的权利,全都被他抛在脑后,恨不得当场给他磕几个响头,换取一条生路。

“小贱货!老娘是你妈!你还敢杀你妈不成?!”尖锐的女声从一旁传出,蓬头垢面的女人像是疯了一般,冲到小周平的面前,抓着他的肩膀恶狠狠的开口,

“你不是很能打吗?那个男的要杀了我!你去把他杀了!!帮妈把他杀了!!!听见没?!”

她死死攥着小周平的肩膀,一只手指着叶梵,眼眸中满是怨毒与疯狂!

小周平的眼眸中,终于荡起一抹涟漪,他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刻薄面庞,脸上难掩的浮现出悲哀……

“……放开我。”他喃喃自语。

“快啊!!杀了他!!小贱种,你怎么还不动手?!你忘了你是从谁的肚子里出来的?!你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!老娘当初就不该生你,不该把你养这么……”

“放开我!!!!”

轰——!!

少年压抑在心中十数载的痛苦与愤怒,全都浓缩在这三个字中,宛若狮子的咆哮差点震聋女人的耳膜!

无形的威压从小周平的体内爆开,直接将女人掀飞数米,重重的栽倒在地,紧接着便是一阵痛苦的呻吟。

叶梵安静的看着这一切,目光没有丝毫怜悯的从女人身上挪开,重新看向小周平:

“需要我帮你杀了他们吗?放心,我不会留下痕迹的。”

小周平沉默许久,

“聚众赌博,故意伤害,贩卖儿童,买卖人体器官……这些罪名加起来,能判多少年?”

“至少二十年吧,也有可能无期。”

小周平深吸一口气,缓缓吐出,肩上的重担仿佛都被卸下,“我没有资格审判他们……交给律法吧。”

“……好。”

叶梵点了点头,看向小周平的目光更复杂了一些。

他一脚踹在跪倒的男人背后,冷声开口,“你儿子放了你们两条狗命,还不快滚?!”

男人被这一脚猝不及防的摔了个狗啃泥,却不敢有丝毫怒气,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站起,头也不回的往下山路上狂奔,一旁的女人见此也撒腿就跑,紧随其后。

叶梵淡淡的扫了两人的背影一眼,转头看向小周平。

“除了你爸妈,你还有什么亲人吗?能当监护人的那种。”

“嗯,我还有三舅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“所以,你究竟是谁?”小周平用力的眯着眼睛看向叶梵,疑惑的问道,“是警察吗?”

“我?我可不是警察,我……”

叮铃铃——

叶梵的第二次自我介绍,被再度打断,他皱了下眉头,从怀中掏出手机。

看到来电人,叶梵的脸上闪过一抹诧异。

“你等等,我接个电话。”

“好。”小周平乖巧点头。

叶梵走到一边,接通电话,

“喂,尚叔?”

“杀了那只蜘蛛‘神秘’了吗?”

“……?”叶梵一愣,“您怎么知道这有只蜘蛛‘神秘’?”

“周平告诉我的,四年后的周平。”尚叔叹了口气,“现在进行到哪一步了?”

“额……刚给他治了下眼睛,然后处理了一下他的父母,正准备带他回守夜人总部呢……”

关闭